首页 > 社会民生 > 正文

社区团购悄然兴起 市民叫好菜贩叫苦

一分钱能买一斤桔子

市民在菜市场购买羊肉

传统蔬菜摊客流量下降

受疫情影响,首府一些小店生意门可罗雀甚至歇业,社区团购却借着互联网的东风逆流而上,在呼和浩特各大小区悄然兴起,团购商品从蔬菜水果到日用百货,给老百姓带来实惠和便利的同时,也引发了新的争议。社区团购给市民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?会否进一步蚕食挤压社区菜贩的生意?近日,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走访了呼和浩特多个菜市场、社区网点、小卖部,一探社区团购之下的零售新变局。

手机里的“菜市场”

“新疆库尔勒香梨每斤3.18元、西红柿每斤1.99元、香菇每斤4.9元……”打开手机社区团购微信群,类似这样的促销信息层出不穷。记者采访中发现,2020年后半年,社区团购在疫情刺激下得到迅猛发展,美团优选、多多买菜、橙心优选、聚惠青城团购等社区团购平台逐渐走入呼和浩特市民的日常生活,并依托菜鸟驿站、小区超市、商店等陆续铺开网点。一部手机,一个APP,就是一个小型菜市场,让市民足不出户享受到社区团购带来的便利与实惠。

家住回民区咱家小区的吴晓丽是一位6岁孩子的宝妈,在呼和浩特新华广场附近一家私企上班,每天5点半下班,乘坐地铁到西龙王庙地铁站,还得再步行1.6公里回家买菜做饭。如今有了社区团购,临睡前想好第二天的食谱,只需通过APP或者社区团购群下单,下班后在小区门口的商店就能直接把菜拿回家。“方便、省时,不用我去菜市场挑挑拣拣,最主要的是省钱。”吴晓丽说。

居住在人民路邮电西小区的80后李菲菲也是社区团购的忠实“铁粉”,在她居住的小区周围,云集着上百家社区团购自提门店,她告诉记者:“我习惯了自己买菜做饭,去蔬菜店或者菜市场都相对较远,特别是大冬天懒得去,社区团购方便,有的APP下单当天就能去就近的门店提货,节省下来的时间还能回家做家务或者休息一下。”

“团长”争抢大战

“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小区的社区团购一下子火了起来,目前至少有10个以上社区团购提货点。”1月3日,家住玉泉区楠湖郦舍小区的曹利军说。

曹利军在楠湖郦舍小区经营着一家大饼店。2020年10月,曹利军成了社区团购的一名“团长”,橙心优选平台下单后的货物可以从他的大饼店直接提取,但年近五十的他应对这些新兴事物不是很顺手,接到的单也不太多。相比起来,与他一墙之隔的绍春食品超市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超市的老板宫少春告诉记者:“我是从2020年11月才开始布局社区团购的,社区团购其实也是在抢超市的生意,但没有办法,你不做就有其他人去做,还不如干脆接了这‘团长’的活,还能引流顾客。每天社区团购能接30多单,头一天下单,第二天16点以后来店里提货,平台每单会有7%的佣金。”

1月4日,记者又走访调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北门周边商家、东瓦窑批发市场个体商户、馨康花园和金河湾小区发现,随着社区团购遍地开花,超市、干洗店、服装店、小饭馆、菜鸟驿站等许多商铺都在经营主业的同时经营社区团购这份“副业”,团购的商品种类主打生鲜,由社区团购平台统一配货和售后,“团长”则负责转发当日优惠、接货及分发。

据聚惠青城团购一位工作人员透露,社区团购平台最初招募“团长”有地域保护,一般一个平台在一个小区只设一名“团长”,且需拥有上百人的微信群。一些“团长”在采访中则表示,随着社区团购平台竞争日益加剧,发展社区团购业务的关键就转化到发展新的“团长”身上,不少社区上演争抢“团长”大战,出现一个平台多个“团长”的现象,特别是社区快递服务站、小卖部、物业等成了各家平台争抢的“香饽饽”,不仅因为这些地方具备地理位置优势,有充足接货空间,更重要的是他们通常是小区住户几百人微信大群的群主。正如金桥开发区金河湾小区马燕兵蔬菜烟酒店的负责人所说:“团长说白了就是群主。”

低价倾销

经过连日来的采访不难看出,社团团购之所以发展迅猛,受到广大消费者欢迎,最关键的因素在于价格便宜。

1月5日,记者打开橙心优选APP,发现各种生鲜食品便宜到让人怀疑人生,新用户还有更加惊人的优惠,诸如一分钱4颗鸡蛋、一分钱90克百香果;多多买菜”平台亦是如此,13.49元可以买到30枚鸡蛋,3.99元460克豆角;在美团优选平台,400克猪肉大葱水饺限时秒杀价仅2.59元,一斤带泥胡萝卜低至1.29元……记者通过比对东瓦窑菜市场、美通蔬菜批发市场、保全庄农贸市场等多家传统菜市场发现,社区团购平台的很多蔬菜水果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!

赔本赚吆喝,底气来自哪里?各大电商平台的烧钱补贴。而这样的模式,势必会分流主打生鲜的菜市场、社区超市和蔬菜水果店的销售额。1月5日上午,记者在金桥开发区保全庄农贸市场随机走访了几个摊位,很多商家称客流量确实大不如前。赛罕区李二毛精品蔬菜批发摊位前,李二毛一边麻利地给顾客装菜,一边告诉记者:“相比往年客流量少了近一半。之前曾有一些互联网平台联系我加入社区团购供货,但因利润太低被我回绝了。他们给出的价格都是平台补贴完的价格,网上西红柿一斤只卖1.99元,我们这里一斤要卖4.5元,但我们的毛利润也仅1元而已。”

“社区团购都是看图挑菜,买回来的肯定不如自己亲手挑选的新鲜。”在海飞蔬菜批发零售摊位前,正在买菜的王师傅笑着对记者说。王师傅在饕街开着一家江西小炒的饭馆,他几乎每隔一天就要来这里购买食材。在他看来,民以食为天,食品安全才是第一位,他不在乎团购便宜的折扣,更在乎菜的品质。

在一家销售锡盟羊肉的摊位前,一斤羊肉需42元,一斤羊蝎子23元,相比社区团购平台贵10元左右。摊主谷凌云在保全庄做了六七年的羊肉生意,她告诉记者,今年羊肉价格历年最高,新鲜的羊肉、羊蝎子价格自然会高些,而社区团购平台上低价出售的是库存的冷冻羊肉,品质不同。

实体店生意难做

“互联网时代,实体店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。”1月5日,在赛罕区金河湾小区老三蔬菜水果店,店主张运虎一边为美团优选订单配菜,一边对记者说,肯定会受到社区团购影响,但小店维持生计不易,又是房租又是水电,为了接到新鲜的蔬菜水果,每天凌晨3点就要赶到美通食品批发市场进货,天亮了才开始回到店里摆位,挣的就是辛苦钱。

尽管平台压低了菜价使每单利润较店里低了不少,张运虎仍然为了“跑量”而接单。在采访过程中,张运虎又完成了线上两单装配,店里的生意则交由妻子照顾。

“一分钱一分货。我们进的都是特级、最好的蔬菜,很多社区团购平台曾经来我们店里谈合作,拍的是品质最好的蔬菜照片上传网络,但拿的货却是最次的产品。”在美通食品批发市场的田春霞蔬菜批发店,老板桂和对记者说,社区团购打的是价格战,最终会挤占二级批发商的利润,例如土左旗、托县等地的小商贩,凌晨1点就来排队进货,加上运输、时间以及蔬菜水果的损耗,无形中增加了成本,相比团购没有一点竞争优势,生意只会越来越难做。

老贺蔬菜店的老板也称,店里生意深受社区团购影响,一些老顾客都流向社区团购,使得一些生鲜类蔬菜卖不出去只能烂在店里,亏损已是必然。

社区团购的模式是否真的会让传统菜市场走向衰落?1月6日,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内蒙古社科院专家李莹。李莹表示,社区团购为百姓带来的实惠显而易见,一些小商店、菜市场虽然受到社区团购的冲击,但这都是短期的。从消费人群来看,传统菜市场有着自身优势,可以看到实物,自由挑选,中老年人依旧是消费主力。社区团购则主打的是没时间逛菜市场的年轻人、上班族。李莹认为,电商平台烧钱补贴也非长久之计,只是拉拢顾客的一种促销手段。待补贴结束,价格回归之后,只会进一步提高果蔬流通效率和社会效益。因此,未来传统菜市场不会消亡,而是与社区团购模式共存。(文·摄影/记者 张巧珍 实习生 乌仁)

[责任编辑:孟捷]

版权声明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、"北方新报"、"内蒙古日报社"、"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电话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内蒙古